当前位置:首页 > 何裕民 >

73.平民之生与帕瓦罗蒂之死

发布时间:2013-02-01 09:55:58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所在栏目:何裕民 何裕民
第八章 可推崇模式:零毒抑瘤加辨证治疗 第73节 平民之生与帕瓦罗蒂之死 返回何裕民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全文阅读目录 中央电视台10套《科技之光》曾报道过笔者的一个案例。 徐某是上海环境学校的职工,以前是仓库保管员,现在在门房管收发。2000年底,她参加学校组织的健康体检,B超发现胰腺有占位性病变,立即去医院进一步做了CT、核磁共振检查,证实是胰腺癌。最初,家人不敢告诉他,怕她受不了。丈夫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,背地里唉声叹气,当面还要强装笑颜。徐某当初也没太当回事,她不属于那种敏感的人,另外当时的症状不算明显,她有多年的胆结石和胃窦炎,吃完饭后中脘和后背的隐隐作痛,她根本不会联想到胰腺有问题,拿她自己的话说,如果不是生了这个病,可能连胰腺是什么东西一辈子也不会明白。 医生告诉她丈夫,生这种病是非常凶险的,可能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这个坚强的七尺男儿立马懵了,不知所措,家族的关系网迅速启动。正好徐某的姐姐认识中山医院的一位教授,经过她的牵线搭桥,院方迅速接受徐某入院治疗。在和家属谈话的时候,主任医师问他们愿意不愿意手术,话说得很明白,手术是"搏一记",胜算难料。丈夫这时早已六神无主,没有太多医学常识的他们完全把决定权交给了医生。医生告诉他,这是一个很大的手术,根据影像资料判断,手术可能要切除肝的一部分、胃的一部分,胆囊要完全拿掉。听到这里,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,如坠深渊。 第二天早晨8点,手术准时开始,徐某的爱人蹲守在手术室外,心中七上八下,默默祈祷妻子能安然渡过难关。因为知道是大手术,他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,带了水和点心。可还不到10点,主刀医生出来了,他心下一沉,意识到手术可能出麻烦了。果不其然,主刀医生告诉他,手术无法进行,因为他们打开腹腔后发现肿块直径有6厘米,被大大小小的动脉血管包裹得严严实实,无法分离,稍不留意,就会造成大出血,命丧手术台。这台手术最终无功而返,打开的腹部又被原封不动缝合了。 丈夫想起了胆结石的事情,因为按事先的计划,这次手术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把结石拿掉。主刀医生不耐烦了:现在是还能活几个月的问题,还有空去管她的胆结石?一句话让他哑口无言。主刀医生挥挥手,继续说到:还是去找找中医看看吧,医院继续住下去也没有多大意思了。这句话无疑是宣判了徐某的死刑! 丈夫心有不甘,不愿意让自己的爱人就这样离开人世。他平常的一个习惯帮了他的忙。他是一个报迷,不管去那儿,总喜欢翻翻报纸。他把家里积存的报纸翻了个遍,正好看到了关于笔者的介绍。徐某还住在中山医院,住院小结没拿到,他把片子借出来并请医生写了一个病情说明,义无反顾地直奔上海中医药大学,并通过该学校的一位朋友的关系,找到了笔者,开始了中医药的抗胰腺癌治疗。 出院2个月后,徐耀珠知道了自己的病情,可以想象做丈夫的该是多么辛苦,把这样一个重大的秘密隐藏在心中该需要付出多大的毅力,朝夕与共的妻子如果不是还挂念她的的胆结石问题,这个秘密也许还会保留得更久。 服用笔者的中药和"零毒抑瘤"制剂2~3个月后,做了一次CT,病灶有所缩小,这让徐某及家人十分开心。按他们的想法就是能稳定不再发展已经是不错的了,这也让他们对治疗真正开始有了信心,丈夫也终于舒了口气。又过了3~4个月,徐耀珠做了出院后的第二次CT,肿块进一步缩小,这下他们觉得情况在向好的方向转变,笼罩在他们头上的乌云正在慢慢散去。因为听说经常做CT对身体不好,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都没有再做过检查,只是每2周定时到笔者处改方,这一晃又到了学校每2年组织的体检。 在体检现场,他们专门叮嘱B超医生,注意一下胰腺部位的肿块,B超医生看来看去,看不出有何异常。在场的人都非常惊讶,觉得简直就是匪夷所思!对徐某来说,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,但不敢掉以轻心,拉上先生又去医院复查了一次CT,报告同样没有发现肿块,这标志着她已经痊愈了。 生病以后,家里的活都交给了先生,千斤重担并没有压垮这位有情有义的男子汉,他四处奔波,每次配的中药都要去医保医院转方,再一丝不苟的煎熬,妻子的完全康复兴许正是这份感情感动了上苍。慢慢康复以后,妻子又自觉地把家务活揽到自己身上,她觉得丈夫这些年为了她付出了很多很多,夫妻之间虽不讲什么回报,但人心都是肉长的,她想只有更多的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,才对得起这份感情。 2003年7月,胆结石发展到难以忍受的地步,笔者鼓励她手术切除。同年10月,徐某又去中山医院找以前给她开刀的医生,这一回非常顺利,胆囊拿掉了,手术过程中医生又触摸了一下以前的病灶部位,十分惊讶,给出的评语是"非常光洁"。 徐某完全康复了,每3周改1次方、2个月改1次方、半年改1次方,在这7年多的时间里,徐某几乎没有吃过什么西药,唯一做过2次手术。现在除因其他疾病来找笔者来看病外,笔者还建议她连中药都无须服用了。 这让笔者想起了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。帕瓦罗蒂于2007年9月因胰腺癌病情恶化而去世,享年71岁。帕瓦罗蒂的经纪人罗伯逊在声明中说:"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于6日凌晨5时在他的出生地,意大利的摩德纳家中去世。这位艺术大师与胰腺癌进行了长期的艰苦奋战,但是最终被病魔夺去了生命。按照他的一贯作风,他一直保持着积极的态度,直到病情发展的最后阶段,他不得不屈服。" 但在1年前即2006年7月罗伯逊在声明中是这样说的:"幸运的是,肿瘤在手术中被全部切除,医生对帕瓦罗蒂的身心恢复状况感到振奋。" 2006年帕瓦罗蒂的全球告别演出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,在7月的一次例行体检中,发现了胰腺的肿块,当时没有症状,按医生的话来说,是发现得比较早的。当时英国《泰晤士报》援引医学顾问托马斯?斯图塔福德的话表示:"考虑到帕瓦罗蒂能接受手术,他的病情应比大多数患者好。" 手术后,帕瓦罗蒂自我感觉不错。他自称"在不幸中还算相当幸运",发誓将重返舞台。意大利《新闻报》24日的访谈中说:"我绝对想继续唱,我打算继续巡演,但无法明确具体日期,我得和医生商量,但我想明年可以重新开始。"他在美国纽约出院回到居所,被问及感觉如何时,他说:"好,好,好些了。我终于回家了,自己的家,终于出院了。怎么说呢?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。"美联社也援引医生的话说,他逃过劫难的可能性因此而增加。 但没想到的是,仅仅14个月后这位大师就陨落了。而此期间,所有的演出全部取消,根本无法登台演出。就这样,他告别了心爱的舞台和无数的观众。 同样都是早期发现,而结果却相去甚远:一个是世界级的名人,有最好的医疗条件;而另一个是普普通通的工人,能获得的医疗资源相当有限,然而仅仅是因为一个采用了对抗性的西医疗法,一个采用了综合的中医疗法,导致了平常人生存期远远超过名人生存期的奇迹,难道不值得我们思考吗?据我们所知,徐某的案例决非个案。仅在上海,以中医药治疗为主,已有20多个与徐某一样的晚期胰腺癌患者较好地活过了5年!其中,有几位与徐某一样,CT或B超检查肿块已完全消失,而所有这些患者原先都被明确诊断为胰腺癌!其中有一位同时在中国和美国肿瘤治疗中心确诊,半年后复查结果令美国专家目瞪口呆,认为绝无可能,并愿意提供全额费用进行追踪! 作为后话,帕瓦罗蒂之死,震动了意大利。意大利政府启动了专项肿瘤传统医学治疗合作研究项目,资助额度约400万欧元。而远在意大利米兰行医的笔者当年的一个学生,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笔者,并专程来国内联系落实,希能让中国传统医学对肿瘤治疗的优势,同样可以泽惠欧洲。 返回何裕民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:第八章 可推崇模式:零毒抑瘤加辨证治疗 下一篇:74.事实让我重新认识了中医
齐乐娱乐网站